像不像流浪到淡水的李炳輝呀~

回來了

一家三口再度回到德國了
在機上的森森表現不是很好
雖然也是有睡
卻是睡睡哭哭的
吵的我這個媽必須每個小時起身抱抱哄哄
不得安寧再加上披在身上的毯子必須在每一次起身時拿掉
終究還是著了涼
在下飛機前的那一個小時
我開始流鼻水了

先是在機場遇到德國開始對禽流感的嚴格檢查
還好我們帶小孩可以先受檢
不然排三個小時也出不了關吧
接著兩個大人推著三個行李箱加一台娃娃車
身上還各背著一個包包
先到火車站搭火車再轉電車
一路鼻水流不停
總算在中午前回到了家

下午小傢伙從下午三點就一路睡到半夜三點
中間雖也數度唉唉叫的討了幾次奶喝
算是台灣的作息時間

三點半睡飽醒來開始玩
老爸老媽累的要死
就任她自己在房間亂爬不予理會
可是小傢伙玩膩了要媽媽陪
就趴在床邊一直猛親我的臉頰


我家老爺睡熟了
都聽不到小孩的哭鬧
只好爬起來帶她到客廳玩

感覺到自己好像在發燒
自己拿耳溫槍一量 : 38.4度
忍不住怨嘆真是歹命啦
一邊生病還得一邊帶小孩
真希望我家老爺不要那麼好睡就好了
不然他應該也是會很樂意幫我的吧

直到森爸也起床後
我才回床上再睡
孩子就交給他處理了

當然啦
中間也是得隨時起來做一些安撫小傢伙的事情
還好她有時差
又是下午三點就睡
渾渾噩噩的過了一天
半夜再度被叫起來陪玩...
還好老娘我休息的還算不錯
燒是退了
就怕咳嗽不停的慘狀會傳染給家人

沒想到森森還真是被我給傳染了
這兩天開始打噴涕
鼻水也直直流
看的我這個媽是又心疼又自責

偏偏這是在星期五的下午才開始發現的
連著兩天假期
哪有醫生可看啊
只好每天都用力的把她包的緊緊的
深怕變嚴重就麻煩了

不過回到只有三人的家就是比較有自己的時間
讓我又能坐在這裡打字了

在台灣的事等我有空再寫吧~




全站熱搜

ki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